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刑与凶 > 第91章 种子 终章

第91章 种子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警医院,神经内科。
  
  袁友冲睁开眼,便看见了坐在床边的于辰,轻笑道:“怎么样?计划还算成功么?”
  
  “有点险。”于辰撇撇嘴,说道:“我差点没撑住,幸亏咱的人还算比较给力,一网打尽了。呵呵,妄图袭警,这帮人就算有通天的能耐,也别想撇清干系。”
  
  说着,他又瞪了袁友冲一眼:“倒是你!脑子抽啦?用这么危险的法子?要咱们同事晚来一步,或者我撑不住也昏了过去,咱们都得完。哪怕同事随后赶到,他们搞不好也会拉着咱们垫背。”
  
  “死就死吧,宏大集团一暴露,就隐藏不住了,咱们也算送上头一个重要证据。”袁友冲撇撇嘴。
  
  “去你……”
  
  “关键是,你踏马当我是神啊,能预料到他会搞麻醉气体?”袁友冲打断他,说:“之所以让特警队的同事,还有老雷他们秘密跟上,不过出于稳妥考虑罢了,我也是在他耗了半根烟以后,才觉着不对劲的。”
  
  “刚开始,见他抽烟只入嘴不过喉,还以为他是抽雪茄养成的习惯。但再仔细看烟灰缸里的烟头,就感觉有鬼了,再看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对我喷烟……啧,幸亏你没有跟上来,站的位置有点远,否则这波还真难说,搞不好真会翻船。”
  
  于辰听了,忍不住苦笑一声:“感情这就是拿咱俩生命去赌博么?”
  
  “不。”袁友冲摇头:“如果真想赌一把,我肯定会提前商量。毕竟,哪怕你愿意,我也不能自作主张拿你的命和我绑在一起去赌。”
  
  “最开始,我确实只是想会一会徐宏江,只是,如果徐宏江真有问题,宏达集团真的是贼窝,那么此去或许有危险,这你也是清楚的,我们确实面临着一定的风险。所以,才请了特警支队的同事。”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下手,更没想到,用的是这种办法。幸亏,运气站在了我们这边。”
  
  于辰抿抿嘴,问道:“你说,万一他得手了,会对我们怎样?”
  
  “两个选择呗,”袁友冲说:“要么俘虏了我们,并严刑拷打,从我们口中获得关于省厅行动细节的信息,以求发现破绽从而逃逸,之后会不会把我俩灭口就难说了。”
  
  “要么,就直接把我俩送回警局,同时让律师以我俩违规办案为由起诉我们……操作上或许还得费点心思,但在咱们昏迷的情况下,他们想搞点手脚还是容易得,然后以这种方式把我俩踢出局。”
  
  “嗯,我个人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大些。”
  
  “噢?”于辰有些诧异,他还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大呢,便问道:“何以见得?”
  
  “想俘虏我们,在咱们踏入宏达集团之后,就能立即动手,没必要冒着风险把自己也给麻晕了。”袁友冲耸耸肩:“只不过,这样一来,宏达集团也会彻底暴露。”
  
  于辰皱眉:“可省厅已经全面收网,双方可以说彻底撕破脸了……”
  
  “说明他们另有倚仗。”袁友冲打断他,说道:“比如,宏达集团存在的意义,可能并不仅仅只是给该犯罪联盟成员提供明面上的身份并拓宽人脉,或许,某种程度上,它已经彻底洗白。”
  
  “也可能,他们暗中扶持了已经完全洗白的公司、集团。比如,学通优教育信息有限公司。”
  
  “彻底洗白?”于辰本能的撇撇嘴:“怎么可能……”
  
  “未必不可能。”袁友冲长叹口气,说:“十四年时间,太长了。对于我们而言,足够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而对于他们来说,也足够他们洗白一部分产业,并彻底与犯罪行为斩断联系。”
  
  “哪怕他们曾经犯下的事不可能摘掉,但时间可以毁灭掉足够多的证据,已经洗白的产业,以及负责这些产业的人,乃至站在这些人背后的少数大佬,真不一定能动的了,毕竟现在讲究证据完整。”
  
  “所以说,个别人有着在犯罪联盟被彻底捣毁之后,依旧存活下去,甚至活得非常滋润的希望……”
  
  “其他团伙成员的指证呢?”于辰追问道。
  
  “指证只是指证。”袁友冲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又说:“再退一步,哪怕他们始终摘不干净,那他们的后人呢?家属呢?”
  
  “什么意思?”
  
  “如果他们的危机意识足够强,”袁友冲解释说:“那,他们就一定会培养起个别完全没接触过任何犯罪行动的后代,亲属,用已经洗白了的,或者通过合法渠道赚取的资源,去哺育他们。”
  
  “这样一来,哪怕他们这代人被咱们一网打尽了,这些还‘干净’的人,也可以合情合理合法的继承已经洗白了的产业。哪怕可能受到打压,也能保证他们过得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滋润。”
  
  于辰吸了口气,苦笑道:“听你这么说,还真是……可怕!”
  
  “是啊,可怕。”袁友冲感慨道:“这帮家伙,将榨取到的鲜血,转化为纯白的**,培育自己的下一代,让他们‘健健康康’的成长,并凌驾于被他们吸血的普罗大众头上……呵呵。”
  
  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压下后,他话锋一转,说:“我大概理清楚高焱、宋轩、徐博安这三桩命案的脉络了。”
  
  “说说看。”于辰摆出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宏达集团哪怕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彻底’洗白,但他们实际上依旧是心虚的,如果时间没能将证据彻底洗涤赶紧,依旧可能被我们捣毁。”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不,需要更多的,干干净净的公司,将之扶持起来,逐步架空,然后让自己势力中的那些‘干净’的成员慢慢渗透进去,作为联盟被捣毁时,他们的安身立命的资本。”
  
  “学通优,就是其中一个公司……不,它仅仅只是个被暴露出来,吸引咱们注意力的公司。因为,他们投资、架空学通优,也就在近一两年。”
  
  “省厅方面,虽然这几天才开始全面收网,但近几年发现的线索不少,该集团肯定也感受到了压力,因此,他们需要提前布局,以便在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给家族及后代留下一线生机。”
  
  “学通优就扮演着这么一个角色。他们一方面,投资学通优掌握一定股权后,利用合法手段一步步蚕食其他创始人及股东手中的股权,提高自己在公司的话语权,另一方面,又干起老本行,通过某种手段,胁迫宋轩入伙。”
  
  “他们这么做,纯粹就是为了今天埋伏笔。当省厅开始全面收网,或者察觉到省厅准备发动全面攻势的时候,便立刻将学通优公司扔出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当我们目光被该公司,以及围绕着该公司及宏达集团间的关系展开调查的时候,他们也在立马将尚未来得及转移到其他‘干净’产业的‘干净’成员抛过去,平安的度过这段时间的动荡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