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绝色锋芒 > 第24章 大结局

第24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知道我为什么称他为罪孽之子么?他的存在就是一种耻辱和罪孽。”青花冷笑来,“刚才我打在他身上的光获得了全部的记忆。啧啧,真是不堪。”青花的笑森冷而充满了讥诮还有不屑。
  戚傲霜死死的看着青花,在这一瞬间,戚傲霜忽然觉得自己的思维和心志渐渐的清晰起来,在那段时间,戚傲霜已经快渐渐的丧失了自我,很多事情都处于了被动,浑浑噩噩。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她,是真正的独一无二的戚傲霜!
  “有何不堪?”戚傲霜脸色一沉冷冷的问道。她不喜欢听到别人这样说卡米尔,谁也不行。
  “父神母神,不是夫妻,而是两兄妹。父神强暴了母神才有了你念念不忘的卡米尔,这个因为强暴生下的人,一出生他的母亲就想杀了他。没杀到,跑了。母神受不了父神那种变态的爱,所以要自我封印散去力量死去。”青花的声音犹如寒冰一般,冰冷的刺骨。众人也听的心惊不已。
  “他根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东西。没有任何人欢迎他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存在让人蒙羞而已。”青花嘴角勾起冷笑,不等戚傲霜反驳,瞬间冷下脸来,“但是这样的人,你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的。”
  “不错。”戚傲霜也是双目射出寒光,冷冷的看着青花。
  “他现在被父神抓住了,父神将他的力量全部抽取,用来唤醒母神。只有我才有能力救他。”青花微微一笑,却是寒意十足。
  “所以呢?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戚傲霜的脸色一成不变,沉声问道,语气里却满是坚决。
  “不要,傲霜。”冷凌云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有多余的考虑立刻出声阻止。他太了解女神的性格了,每一次她都会用别人最在乎的东西或人来给予对方致命的打击。
  “你给我住嘴!”青花眼神一冷,猛然拂袖,冷凌云立刻被一股可怖的强大力量击中飞出,直撞在了后面那株大树下才稳住了身形。
  “噗”的一声,冷凌云只觉得五脏六腑如火烧一般,喷出了一口鲜血。
  “凌云!”戚傲霜脸色一沉,看着受伤的冷凌云担忧的呼出声,忙奔上前想去扶冷凌云。
  “不要过来!别碰我!”冷凌云却低喝一声,制止了戚傲霜的行为。只因为他太了解女神的性格,如果戚傲霜这个时候过来扶他,对女神来说无疑是火上加油。
  戚傲霜生生止住脚步,转头对上青花那冷漠的脸庞,恨恨的瞪着这个冷酷而强大的女人。
  “你这个女人!”风逸轩那火爆的性子哪里还忍受的了青花这般冷酷张狂的行为,他爆喝一声就要出手。
  “不要!”
  “不可以!”
  戚傲霜和冷凌云同时出声阻止,但是却已经晚了。
  青花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至极,她皱紧眉头,咬牙冷哼一声,挥起手对着风逸轩就是恨恨的一挥。下一刻,风逸轩就如出膛的炮弹一般,直接砸向了那棵巨大的绿树。砰的巨响声响起,风逸轩直接将那棵大树拦腰撞断。而风逸轩却也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这一次,戚傲霜没有再试图奔过去查看风逸轩的伤势了。她明白,她和风逸轩还有冷凌云的态度越是亲密,女神越是生气。
  “你,想怎么样?”戚傲霜这个时候出奇的冷静,一字一句清晰的问道。
  莱莉气氛的直咬牙,烬阎却拍着她的肩膀冲她摇头,示意这件事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迪坦斯的眼神冷漠,却还是理智的站在一边,他对整个事情显然才开始慢慢的明了,乔纳森也是一声不吭。他也很清楚,那个叫青花的女人,他们绝对不是对手。如果这个女人想,她可以瞬间秒杀在场所有的人。
  青花微微挑眉,接着忽然笑了起来,笑的美艳绝伦,笑的妖艳迷人。
  “我帮你救出那个男人,你主动消失,彻彻底底的消失。”青花那冰冷的声音忽然直接在戚傲霜的脑海中响起。
  戚傲霜的瞳孔微微紧缩,面上却没有任何异样。她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似笑非笑的青花。青花微微挑眉,嘴角勾起弧度,没有说话,但是这神情戚傲霜却看懂了。青花在询问了,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冷凌云紧张的看着两个人,想从两人的表情看出点什么,却什么异常也没有看出来。
  戚傲霜在心中轻轻的,缓缓的叹息……
  这一生,是为自己而活的。她是戚傲霜,不是女神,她就是她!她能做到看着卡米尔死去放任不管么?可能么?不可能的。卡米尔在她的心中重要程度甚至超出了她自己的想象。
  “好。”戚傲霜微启嘴唇,低低的吐出一个字来。轻轻的一个字却是无比坚定和沉重。
  青花无声的笑了,脸上渐渐的浮起邪魅的笑意。戚傲霜一脸平静,转身走向冷凌云和风逸轩,走到面前缓缓蹲了下来,扶起了昏迷的风逸轩,转头看向冷凌云,低低一句:“凌云,你,没事吧?”
  “你答应了她什么?”冷凌云的脸色一片凝重和急切,没有回答戚傲霜的问题,而是沉声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没有什么。只是答应一件我能做到的事情。”戚傲霜低下头看着昏迷的风逸轩,伸出手擦了擦风逸轩嘴角的血迹,接着抬头看着冷凌云淡淡的说道。
  “一件你能做到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冷凌云知道依那个人的性格,事情绝对不会如此的简单。一股强烈的不安渐渐从心底升起,越发的扩散,几乎溢满了冷凌云的心。
  “走吧,去晚了那个男人就死定了。”青花冷冷的声音淡淡响起。
  戚傲霜一眼也没有看青花,仍然低头看着风逸轩的脸庞,风逸轩也渐渐的恢复了意识,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对上了戚傲霜那双清澈的眸子。
  “逸轩……”戚傲霜深深的看着风逸轩,浅浅的笑了。
  “傲霜?”风逸轩渐渐回过神来,倏的猛然坐起来,一把握住戚傲霜的肩膀上下紧张的打量起来,“你,你没事吧?”
  戚傲霜轻轻摇头微笑看着风逸轩:“你呢,你没事吧?”
  “没事。”风逸轩尽管疼的抽搐嘴角还是龇牙笑着摇头。
  “快点,否则你们会连那个男人的灰都看不到!”青花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头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走吧。”戚傲霜没有理会青花,而是对风逸轩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转头看着迪坦斯和乔纳森,有些迟疑的开口,“你们,还要一路跟来么?”
  迪坦斯没有说话,只是往前迈了一步,说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乔纳森耸肩摊手道:“你也看到了,没办法,我就跟在这个家伙的身边好了。假如他重伤什么的,还有个人背他回去。”迪坦斯冷眼瞟了瞟乔纳森,乔纳森却是无所谓的翻了翻眼睛。
  青花不再吭声,而是独自走在了前面,往东边走去。她感觉的到在那个方向,有强大而纯粹的力量在流动。那个地方无疑是父神母神在的居所了。
  戚傲霜等人也跟在了后面。戚傲霜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让冷凌云的心中的不安急剧扩散。冷凌云慢慢走到戚傲霜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傲霜,你到底答应了她什么?”
  戚傲霜只是微微转头,看了看眼底有着担忧之色的冷凌云,淡淡的笑了笑:“如果换成你,我依旧会答应。”说罢,戚傲霜不再和冷凌云说话,疾步跟了上去。
  冷凌云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戚傲霜的背影,心中升起无比复杂的感觉。辛酸,感动,痛苦,恐慌……他看着戚傲霜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和迷离,渐渐的,眼神却坚定了起来。似乎做了一个和艰难的决定一般,冷凌云咬了咬呀,眉头皱紧,却还是坚决的迈开了步子跟了上去。
  这一切风逸轩看在了眼里,他不是傻子,他明白有的话问戚傲霜是问不出来的,他索性直接问冷凌云。靠近了冷凌云,风逸轩沉声低低的问道:“喂,冷凌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什么答应不答应?傲霜答应那个妖女什么事情?很严重是不是?”风逸轩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这其中的详细问题他还是无法了解。
  冷凌云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风逸轩,而后低声道:“风逸轩,如果你敢伤害傲霜,我第一个杀了你。”语气里带着狠厉的决绝和一丝暴虐,听的风逸轩一愣。
  冷凌云说罢这个话就头也不回的跟了上去,留下风逸轩一个人愣在原地,不解的摸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远去的冷凌云,低低咒骂了一声:“神经病,说的什么话?我就是伤我自己也不可能伤到傲霜的。这小子犯什么病?”
  “你若伤害傲霜,我也会杀了你。”迪坦斯阴阴的声音在风逸轩的耳边蓦然响起,接着迪坦斯就越过风逸轩往前走去。
  “什么意思?!”风逸轩有些恼怒了,这一个人对他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他忍了,可是这貌似是局外人的迪坦斯也来上这么一句,想干什么?
  迪坦斯充耳不闻风逸轩的发作继续往前走着,而乔纳森这个时候越过风逸轩的身边,幽幽来上一句:“就是那个意思,很快你就会明白。”
  风逸轩这回是彻底愣住了,这些人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莫名其妙!风逸轩看着渐渐远去的戚傲霜,回过神来连忙追了上去。这回风逸轩却是一路上沉默起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一路走下去,很快,一座漂亮的宫殿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这座宫殿宏伟大方,全部用一种纯白色的矿石制成,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而周围花团锦簇,各种各样的在不同季节才开放的鲜花在这里却全部盛开着,争奇斗艳,远远的就已经闻到了那股芳香。
  青花走近了那些鲜花的边缘,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伸出手来放在了半空,微微低头闭上眼来,手上开始绽放出白色的光芒来。
  “有结界。”莱莉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惊骇。有结界,可是她一点也感应不出来。其他人则是面色各异,有震惊的,有惊叹的,也有面色如常的。冷凌云就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结界在她的眼里当然算不上什么。
  “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有无数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刺的人耳膜微痛。
  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一圈环绕在宫殿周围的结界呈现了出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碎裂起来,恍如绚烂迷人的水晶一般,在阳光下闪烁起了妖冶的光芒。
  青花迈开步子直接往宫殿的大门而去,一切在救出那个罪孽之子后就结束了。红莲,白莲,你们是我的,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抢走他们……即使,是自己的另外一个意识。
  戚傲霜看着高大宏伟的宫殿,没有丝毫的犹豫,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冷凌云看着戚傲霜的背影,欲言又止,怔怔的停在原地良久,最后众人都走了进去他才缓缓跟上。
  进入宫殿,印入眼帘的一切都是纯白色的,地板光亮可鉴,周围的一切也是一尘不染,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的存在。沙发上,桌上,到处摆满了才采摘下来的鲜花,芳香四溢。顺着脚下的地板继续往前走,那股纯粹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近。
  穿过长长的干净的走廊,眼前瞬间开阔起来。
  当戚傲霜看到眼前的情景时,瞳孔倏的紧缩起来。在最前方的一面墙上,布满了水晶丝一般的网,墙角下两张豪华的椅子摆放在那里,上面分别坐着一男孩和一女孩。那男孩粉雕玉琢,亮晶晶的大眼睛,圆圆的脸蛋,小巧红润的嘴唇,眼神清澈的犹如一滩泉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众人。而旁边的小女孩轻轻的靠在椅子的后背上,双眼紧闭,那长长的睫毛宛如两排小刷子一般让人心动,漂亮的小脸蛋却是一片苍白。她一身雪白带蕾丝的衣服,头发漆黑如墨。雪白的衣服与漆黑的头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给人的眼球强烈的冲击。她漆黑的头发披散下来,直垂道地上,拖下了阶梯。
  这两个小孩是谁?众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都有些疑惑。但是戚傲霜很快就证实了这两个小孩的身份。
  那小女孩的背后伸展出来的水晶网与背后墙上的水晶网是相连的,顺着水晶网往最上面看去,戚傲霜震惊的浑身都颤抖起来。那最上面有一个人,他全身只有腰间一块白布遮羞,而他的手脚都被一块尖利的水晶刺穿将他钉在墙上固定着,他身上不断有白色的光涌入那些水晶丝线,与其说是他身上有光在涌出,不如说是那些水晶网在不断吸食。金色柔顺的头发毫无生气的耷拉下来,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那美的让人窒息的面容,除了卡米尔还会有谁?!
  那两个小孩,一个是父神,而昏迷不醒的漂亮女孩就是母神!他们居然是以这样的外表出现。现在的父神和母神看起来根本就是两个无害的小孩嘛。
  戚傲霜死死的看着被钉在墙壁上的卡米尔,心在此刻绞痛不已。卡米尔,原来卡米尔的身世居然是这样,所以即使他无所不能,却是孤独的。那样一个人,却落到现在这个危险的境地,戚傲霜轻轻咬唇,就这么深深的看着在不远处的卡米尔。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外表为俊俏男孩的父神缓缓的站起来,看着青花,淡淡的说道。声音却是清脆悦耳的。
  “我想去哪里,谁都不能阻拦,包括你。”青花却笑的无声,笑的讥诮。
  “他是我的,我有权处置,你没有权利干涉。”父神微微皱眉看着青花,不善的说道,“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无权插手我们的事情。回你本来的地方去。”
  “不好意思,他是我交易的筹码。”青花的脸上讥诮的笑容却是更重了,“身为这个世界的最高神祗,居然虚弱到这个地步,真是好笑。”
  “和你没有关系。”父神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和母神以现在的外表示人,不是因为他们奇怪的爱好,而是他为了挽救母神,力量丧失太多,以这样的形态减少力量的消耗而已。
  “死,或者交出那个人?”青花往前踏出一步,眼神一沉,浑身瞬间散发出一股可怖的逼人气势,直压父神。
  这股肉眼可见的可怕气势让父神的脸色倏的一变,他用力的迈出一步,皱紧眉头,也瞬间释放出一股气势。
  两者气息相撞,在空中发出轻微的撞击声,然后众人再惊诧的看到父神说发出的气息被青花的那股气息抵消后,青花的气息毫无阻拦的猛的袭进了父神的体内。
  “你……!”父神的脸色陡然一变,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嘴角却缓缓的渗出一抹鲜血来。接下来他的身形一晃,往后退了一步,忙伸出手扶住了椅子的把手稳住了身形。
  这两股力量的相接,让众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仿佛一叶孤舟处在暴风疾雨中一般,无法稳住身形。心脏在刚才那一刻差点被压迫的静止。众人皆是心中一颤,全部沉默的站在一边。他们知道,这样力量的对决根本不容许他们插手,能站在这里看着已经是很大的幸运。神与神之间的交接,刚才只是他们的相互试探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就已经让他们快承受不了了。
  青花的眼神越来越冷,她已经快没有了耐心再纠缠下去。
  “死,还是交人?”青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的力量流失太多……”父神不甘心的看着青花,狠狠的吐出几个字来,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青花冷冷打断。
  “就算你在全盛时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青花冷笑一声,“我也不想弑杀掉这个世界的神,快点交人。”
  父神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转头看向旁边沉睡的母神,眼中充满了无限的眷恋和不舍,更多的是心疼。
  “她求死的心意已决,你再怎么给她输入力量她还是会散去。别做些没有用的无聊事情。”青花不耐烦的冷声说道,“迟早都会死,你是选择现在死还是以后死?现在死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让她死的更难看。”
  冷凌云微微蹙眉,她,还是没有变,永远是这样盛气凌人,永远是这样一幅咄咄逼人的口吻。她,还是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占有,占有……
  父神的神情越来越悲切,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上了母神那苍白的脸庞,嘴唇微微动着,似乎在说什么,却没有人听到他发出一个字。
  “好,人,你带走吧。”父神缓缓的跪在母神的面前,将头轻轻的倚在了母神的大腿上,低低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哼!无聊!”青花轻轻拂袖,那钉在卡米尔四肢的尖利水晶瞬间消失,卡米尔的身体缓缓的漂浮起来,浮在半空,慢慢的降落到了戚傲霜的面前。戚傲霜伸出手去接住了卡米尔,烬阎上前,脱下了身上的披风盖在了卡米尔的身上。卡米尔的四肢被尖利水晶刺的伤口没有鲜血,此刻躺在地上那些伤口在慢慢的愈合。见到这情形,戚傲霜的心里总算放下来了。卡米尔没事,还好赶得及。
  “卡米尔……”戚傲霜轻声的在卡米尔的耳边呼唤,而卡米尔却是依旧昏迷不醒。
  “走。”青花淡漠的丢下一个字,转身就往外走去。
  烬阎上前来,背起了卡米尔,冲戚傲霜点了点头后,迈开了步子。戚傲霜也淡淡点头,跟在了后面。
  众人沉默的往外走去。戚傲霜跟在烬阎的身后,看着烬阎背上的卡米尔,眼底有着浅浅的哀伤和深深的不舍。缓缓的,戚傲霜的眼光移向了风逸轩,看着风逸轩的背影良久,这才慢慢的将眼神再次移到了烬阎的身上,一一的看过众人,最后转头和走在她旁边的冷凌云的眼神对上。
  冷凌云的眼神很深邃,就这么灼灼的看着戚傲霜。戚傲霜却只是微微一笑,什么话语都没有。戚傲霜这样的态度更是让冷凌云的表情凝重起来。
  众人走出了宫殿,走在最前面的青花站定了脚步,猛然转身来,看着戚傲霜冷冷一笑:“这个男人会慢慢恢复的,没有什么事。”她指的是卡米尔。
  戚傲霜轻轻点头,走到了烬阎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理了理卡米尔的额前的头发,发出轻轻的一声叹息。
  “是时候了。”青花眼光一冷,提高声音不耐烦的提醒戚傲霜。
  “恩。”戚傲霜低低的应了声,转头看着迪坦斯和乔纳森微笑道,“迪坦斯,乔纳森,能和你们成为朋友,蛮好。迪坦斯,你一味追求力量,忽略了太多东西。其实,当人有要保护的东西,反而会变的更强。乔纳森,你陪着迪坦斯这个木头这么多年,真难为你。”
  “那有什么办法,我还是会继续陪着的。”乔纳森耸肩抽了抽嘴角,看似很无奈的说道。
  迪坦斯的眼神却有些游离,他迟疑的看着戚傲霜,又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着戚傲霜的话。
  “凌云,对不起,谢谢你。”戚傲霜走到冷凌云的面前,抬头看着冷凌云,凄然一笑,心中满是愧疚。这个男人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可是自己却道最后无法回应他的心意。冷凌云是个好男人,很好的男人……
  冷凌云眼神深邃,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有什么在他的眼底深处坚定起来。
  风逸轩愣在原地,看着走近他的戚傲霜,戚傲霜伸开双臂,抱住了风逸轩,慢慢凑近了他的耳边,低低的几个字:“逸轩,我喜欢你。”就这么轻轻的几个字,却恍如千斤巨石一般压在了风逸轩的心中。风逸轩这一刻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第一次,这是戚傲霜第一次这样坦白直接的说出她的心意,第一次正面的回应他。
  戚傲霜松开了手,微笑看着风逸轩,默默的看着。从什么时候起,眼前的这个人就已经深入她的心灵了呢?不知道了。也许是第一次看到他嚣张的在擂台张牙舞爪结果被自己踩在脚下,也许是在遇到黑暗法师时候他的出现,也许是月光明女神对决后他的及时出现……太多,太多了。这一刻,戚傲霜的脑子里全部被往昔的画面填满。
  “傲霜,你……”风逸轩的心中涌起了不安,渐渐的扩散,几乎快要吞噬掉了他的心。
  青花蓦然上前,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放在了风逸轩的额头。风逸轩就这么倏的浑身一震,僵在了原地。
  戚傲霜回头就看到青花一脸的冰冷和眼底那隐隐的恼怒。
  “不属于你的就不要死皮赖脸的一直耗着。”青花冰冷的声音里满是不耐烦和恼怒。
  戚傲霜看着青花的动作,再看着僵住的风逸轩,心中忽然一阵怅惘,她知道青花是在恢复风逸轩的记忆……作为似火的记忆。
  冷凌云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紧,凝重的看着青花的动作,密切注意着风逸轩的反应。
  “她在做什么?”莱莉小声的问着烬阎。
  “恢复风少最深处的记忆,作为似火的记忆。”烬阎的内心十分复杂。他早已经从戚傲霜与青花之间的只言片语猜出了一切。小姐说做的决定他曾经说过都会支持,永远无条件的支持。但是小姐牺牲自己来拯救卡米尔,这也要支持么?如果自己与青花开战,结果呢,恐怕是惹怒了青花,在场的人除了风逸轩和冷凌云,其他的都会被她无情格杀。只是短短时间的接触,烬阎已经明白青花的个性。冷酷,残忍,盛气凌人,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迪坦斯眼神一沉,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他却觉得肩膀一沉,接着一股温热从肩膀传来,转过头去,就看到乔纳森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冲他微微一笑后坚定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迪坦斯的心中忽然一暖,有一股说不清的感觉溢满了心间,渐渐的布满全身。这是什么感觉?迪坦斯有些愣住,再转头看向戚傲霜。戚傲霜之前说的话还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中。亲情,友情,爱情……迪坦斯缓缓的伸出手,在半空犹豫了会,终于将手重重的压在了乔纳森的手背上。乔纳森蓦然愣住,接着脸上缓缓浮起了会心的笑容。至少,迪坦斯这个家伙迈出第一步了,虽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迈出下一步。
  下一刻,青花收回了手,转身看着戚傲霜,冷喝道:“快点兑现你的承诺!”
  戚傲霜深深的看着还僵住的风逸轩,嘴角慢慢的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动手吧。”再转头看着众人道,“这是我与她的交易,你们谁也不要插手,不要枉丢了性命。希望,你们过的好……”
  “小姐!”烬阎咬牙脸色一变想要说什么,戚傲霜却坚定的摇了摇头,用眼神制止了烬阎。
  “哼!”青花冷哼一声,伸出手冲其他所有的人一挥,一股强大的可怕压力席卷而至,下一刻,众人惊愕的发现他们浑身都不能动弹了。
  “让你走的安心点,有人捣乱我怕我忍不住全部杀光。”青花冷冷的说出了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她很清楚,如果这些人看着她动手杀戚傲霜,绝对不会就站在那看的,到时候一动手,自己势必会将他们全部灭杀。而戚傲霜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罢休,这样就失去了一开始的初衷了。
  戚傲霜没有再说话,而是再次的看了眼众人,接着缓缓的走到了青花的面前。
  青花眼神一冷,伸出手猛的刺向戚傲霜的胸前,手直接刺穿了戚傲霜的胸膛,但是没有血迹。而戚傲霜的身体在渐渐的变透明,缓缓的形成一股气流,依附着青花的手臂,流向青花的身体。
  冷凌云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他在拼命抵抗着青花的束缚,想冲破这股束缚。他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戚傲霜消失!
  和他一样有这个举动的人自然还有烬阎和迪坦斯,可惜,在青花绝对强横的力量前,谁也没有办法摆脱。
  戚傲霜只觉得身体变的很轻很轻,渐渐的失去了感觉。但是意识却没有马上消失,她把周围的一切都看的异常清晰。看到她的身体在渐渐的消失,然后金莲和琉璃从半空落到地面,两个人昏迷不醒。再清晰的看到冷凌云痛苦的神情,烬阎揪心的痛苦表情,莱莉的惊恐和伤心,迪坦斯的双目赤红,仇恨的看着青花。风逸轩,逸轩呢?他依旧僵在原地,低着头。
  其实,真的好不舍……
  戚傲霜看着这一切,心中满是不舍。还想回到锡兰大陆去见那些朋友,想和他们在一起,想就那样和他们生活下去……
  一切都成奢望。
  但是,这一生,能遇到他们,真的很好,很好……
  戚傲霜的意识在慢慢的迷糊起来,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了么?
  “住手!你给我住手!”忽然,一句惊雷般的爆喝声就这么猛然响起在周围。
  逸轩?戚傲霜愣住,意识在这一刻稍微清醒了些。
  “似火?你醒了。”青花那冷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惊喜,对上风逸轩那愤怒的眸子,却有些迟疑,“你,说什么?”
  风逸轩双目赤红,几欲滴血,抬头狠狠的看着青花,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清晰道:“我说,叫你住手!”
  青花的脸色冷了下来,双目一凝,沉声道:“你已经恢复了记忆,却还是要叫我住手?你和如冰都是如此么?都那么在乎那个替代品?!”
  “她不是替代品,她就是她。她是傲霜,谁也替代不了她,她也不是你的替代品!”风逸轩的身体缓缓的吃力的动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青花,沉声却异常坚定道,“我爱她,明白么?我爱傲霜。”
  “胡说!你们只能爱我,你们都是我的!”青花恼羞成怒的厉声喝道。
  “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从来都只是占有,只是占有而已。”风逸轩的声音低沉,却有着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
  “似火!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爱你们,难道你还不明白,我是那么的爱你们,你们的消失我才会涂炭生灵!”青花恼怒的高声辩驳着。
  “不,爱情是唯一的。你对我们的不是爱,我们只是作为你的一个物品存在。你对我们的只是占有,而我们对你也不是爱。那只是对主人的一种尊重而已。”风逸轩沉声缓缓的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当初会消失么?”
  青花蓦然愣住,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风逸轩。
  冷凌云的心中出了口气,还好,风逸轩即使恢复了深处的记忆,也还是没有改变心意。但是,冷凌云的心又悬了起来,风逸轩说出这些话,这样反对她,她的性格,会怎么做……
  “你那根本不是爱。我,不爱你,我爱的是傲霜。她的坚强,她的脆弱,她的一笑一颦都牵动我的心,我的心中只有她。谁也替代不了她。”风逸轩握紧了拳头,冷冷道,“所以我叫你住手,把她还给我!”
  “不是爱,你说我对你们的不是爱……”青花先是喃喃自语着,忽然脸色一变,看着风逸轩,冷笑起来,“还给你?哈哈,还给你?你以为我会让她再活下来么?”
  “还给我!”风逸轩气急攻心,抬手就释放出一股炙热的火焰袭向了青花。
  青花一怔,甚至没有闪避,就呆呆的站在那里,接受了风逸轩的这波攻击。那团炙热的火焰打在青花的身上,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青花却怔怔的看着恼怒的风逸轩愣在了原地。
  “你,居然对我出手?”青花怔怔的看着风逸轩,眼里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喃喃着,“你居然为了她对我出手?”
  冷凌云的心一沉,他察觉到了青花的情绪开始异常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居然为了一个替代品对我出手!”青花忽然失控的仰天狂笑起来,笑罢猛然看着风逸轩,眼中露出凶光,带着痛楚和愤怒,厉声叫起来,“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死吧,你去陪她!一起死!永远的消失!去死!去死!”青花的面容狰狞起来,失控的双手合在胸前,释放出了无数的尖利冰锥,凌厉的直袭向了风逸轩。
  风逸轩伸出右手在半空划出一个圈,半空中即刻出现一个巨大的火焰圆盾,风逸轩猛的将火焰圆盾往前一推。冰锥与火焰圆盾撞上,发出刺耳的滋滋声后,那些尖利的冰锥毫无悬念的全部刺穿了风逸轩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风逸轩的衣服,风逸轩的嘴角渗出鲜血,他却没有顾及这些,反而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青花先是一惊,眼中闪过不忍,微微张嘴想说什么,风逸轩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更为恼怒起来。
  “也好,死了也比在你身边强。某种意义上讲,我和傲霜会在一个世界了。”风逸轩冷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似火!不是死那么简单,我会让你和她完全消失!彻彻底底的消失!”青花的愤怒如同火山爆发一般不可遏止。
  冷凌云大惊失色,想出声阻止,喉咙却像被人扼住一般,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无所谓啊。”风逸轩的脸上一片讥诮的冷笑,眼底深处却有着深深的哀伤。傲霜,傲霜是否已经就这样消失了?
  “都去死吧!”青花勃然大怒,浑身都散发出冰冷刺骨的寒气来,而这些寒气迅速的以她为中心扩散开来,然后以肉眼的速度具现化,全部凝结成铺天盖地的简历冰锥,整个地面哗啦声不绝于耳,一寸寸的土地冻结起来,无数的冰锥冲天而起。周围的鲜花瞬间被冻结住,凋零掉。整个世界的空气仿佛都要结冰了一般,冰冷刺骨。而这些攻击绕开了冷凌云。
  “住手……”冷凌云吃力的吐出了两个字。他知道,她此刻已经失控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在周围的他们会被全数杀死,就是这个世界也会被摧毁。唯一能幸免的恐怕就是她和自己了。
  而这个时候的青花哪里还听的进去冷凌云的话,她疯狂的释放着自己的力量。一股深刻的背叛感几乎让她的心智完全吞噬,这种感觉尤如噬心一般的痛。她心中的那个念头疯狂的占据了她的思维,那就是她的似火背叛了她,彻彻底底的背叛了她。
  在他们身后的宏伟宫殿也开始摇晃起来,很快父神就抱着母神奔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冲青花冷喝:“你给我住手,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此刻的青花哪里还听的进去,浑身环绕的冰冷气息更甚了,一圈圈的飞速扩散出去,凝固了周围的空气。
  父神伸出手释放出一道白光,袭向青花,然而那些白光还没近到青花的身,就已经全部消散。
  “没有用的……”冷凌云的眼底缓缓的浮起了绝望的神色,这里没有谁会是盛怒的她的对手。这个世界连同众人都会在这一刻毁灭,彻底的消失殆尽。
  父神皱紧眉头,低下头看着怀里母神那苍白的脸庞,却没有移开步子。如果带着母神离开了这里,母神也许连一会都无法支撑。
  难道,今日真的要在此灭亡?父神想到这里,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母神的脸庞,心中在这一刻反而是宁静了下来,抱着母神缓缓的坐了下来,坐在了宫殿的台阶上,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在混沌世界设置了星辰学院,让属下寻找那些拥有几乎纯粹的力量的人,就是要吸食他们的力量给母神维持下去,现在,似乎一切都不用再费心了。就这样和她一起消失,也许也是一件好事,这样解脱了也许更好……
  父神缓缓的闭上眼睛,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心中一片宁静的等待着死亡。
  莱莉冻的双手抱紧自己,嘴唇已经是乌黑一片,她甚至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结冰了一般。其他人同样也不好受,乔纳森冻的浑身僵硬,哆哆嗦嗦的看着前面的迪坦斯。迪坦斯试图挣脱这些,但是却毫无作用。就在众人几乎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转机突现。
  “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
  就在周围都瞬间降到了零点的时候,一个声音轻轻的却带着隐隐的愠怒就这么突兀的响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